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回应国家急需产业急需 本市将启动研究生教育新一轮改革

发布日期:2021-05-07 字体 [ ]

“十四五”期间,上海将加快建成与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定位和城市地位相匹配、规模结构合理、培养特色凸显、质量保障与评价机制完善的研究生教育体系。从近日召开的上海市研究生教育会议上获悉,以此为目标,上海将开启新一轮研究生教育改革。
  “上海将提升专业学位研究生的比例和培养质量,回应产业发展需求。”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上海已经完成了“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医药”3个前沿科技产业、“大飞机、大船舶、大汽车”3个先进制造业,“养老、护理、学前教育”3个民生急需领域的人才培养供需调研。
  去年举行的全国研究生教育大会,对研究生教育优化规模结构、完善培养机制、提升培养质量等方面提出具体要求。贯彻落实此次会议精神,上海即将出台一揽子新的行动。
  科教融合,为解决国家重大难题提供人才支持
  一流的基础科研是应用学科发展和高技术转化的基础,更是培养人才重要载体。作为国民教育体系顶端的研究生教育,正承担着培养高层次人才和开展创新创造活动的重要使命。
  “研究生在科研中成长,这是研究生的培养规律。”上海科技大学副校长印杰介绍,上科大已连续多年为所在的张江地区大科学装置培养高层次紧缺人才。鼓励学生参与重大科研项目和大科学设施的研究,在基础性、战略性和前沿性科研中培养研究生,正是学校人才培养的重要举措之一。自2019年起,上科大每年面向国内外研究生和科研工作者举办围绕大科学装置应用的跨学科前沿科学的暑期学校,已有超过1300人参加。
  通过科教融合,不断提升研究生的创新能力。在同济大学,通过试点科研经费博士招生,学校过去两年连续招收了118名和170名人工智能领域的博士研究生,顺利完成“国家关键领域急需高层次人才培养专项招生计划”。这些来自不同学科的博士生,在依托同济大学建设的上海自主智能无人系统科学中心内,开展学科交叉方面的科学研究。
  复旦大学去年启动卓越博士生计划,当年就从本科阶段直接选拔171名优秀学生进入直博通道,参与科研活动,显著提高博士生整体生源质量。复旦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人禾介绍,复旦还将启动新一轮研究生培养改革,进一步推进导师组、双导师的培养模式创新。
  产教融合联合培养,将在更多沪上高校推广
  以国家重大需求为牵引,推进产教融合培养高层次应用型创新人才,据悉,沪上部分高校已开启新的尝试。
  东华大学的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由企业项目全程融入知识体系,校内外导师全程参与培养过程。用东华大学纺织科技创新中心教授孙以泽的话来说,“产业发展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就做什么。面向经济建设主战场,我们的目标是:让成果落地、让年轻人成才。”纺织工程硕士樊吉在校内导师和企业导师的指导下,制备出具有优异光致变色性能的功能性纺织品,半年就累计创收近30万元。
  去年以来,上海大学推进“项目制”专业学位改革,与上海微技术工业研究院共建“微电子班”,并面向国家需求与相关研究机构共建“人工智能班”。上海大学副校长汪小帆指出,“专业学位研究生必须尽快推进产教融合,提升教学质量和导师质量,才有可能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培养紧缺高层次应用型人才。”
  自2019年以来,上海已有116家企业被纳入产教融合型企业的建设培育库,这些企业涵盖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重点产业领域。比如,商汤科技和上海交大共建清源研究院,复旦微电子和复旦大学联合成立集成电路工程技术中心等产教融合项目正逐步推进。
  接下来,产教融合联合培养专业研究生的模式还将在沪上高校推广,建立由政府、高校和科研院所、行业产业等协同推荐研究生教育发展的机制。
  构建研究生培养的学科、规模动态调整机制
  去年以来,复旦大学制定了公共卫生学科群行动计划,启动建设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转向研究生计划,在公共管理一级学科下设应急管理学科方向。
  坚持学科动态调整机制,回应国家应急需求。复旦大学研究生改革方案,也是沪上高校根据国家需求,动态调整研究生培养方案和计划的生动缩影。
  统计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上海的学位点数量已经实现了较快增长,填补了天文学、大气科学、地质资源与地质工程、石油与天然气工程、生物工程、网络空间安全、医学技术、集成电路科学与工程等一级学科和交叉学科空白;学术学位授权点覆盖13个学科门类、87个一级学科;专业学位覆盖44个专业学位类别。
  “学科专业调整是社会知识结构变化的体现,新学科的诞生和传统学科的消退也是知识整合和社会需要变化的结果。”上海市学位办及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一致的看法:通过学科专业的不断调整,将促使研究生教育更好回应时代要求、引领经济社会发展。未来,上海将继续以学位授权审核机制布点对接国家和上海重大需求,推进与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相匹配的一流研究生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