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本市各高校小语种专业“90后”帮社区解决外国友人“急难愁”

发布日期:2020-03-24 字体 [ ]

被隔离了有点慌、回小区要注意啥、日常防疫该哪般……历经两个月中国人民已对此了然于胸,但随着境外疫情升级,最近从全球各地返沪的外国人还不太熟悉情况。他们和负责防控的社区、医务工作者之间常常语言沟通不便,还有些人只会说小语种,显然单靠翻译软件等辅助手段解决不了五花八门的疑问。

一批来自上海各高校小语种专业的“90后”“95后”志愿提供翻译服务,活跃在微信、电话、电脑屏幕前,24小时响应,第一时间协助重要文稿的快译,也帮助外籍友人解决疫情时期的“急难愁盼”。尤其在长宁区、虹口区等较多境外人士生活工作的地方,虽不见其人但总能“闻其声”。

“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特告知如下……”最近,虹口区欧阳街道每天循环播放疫情防控告知书的英语、韩语、日语等多个版本,社区“小喇叭”传出的是“95后”年轻的声音。他们均来自复旦大学防疫翻译志愿小组,分别是英语专业的陆惠欣、韩语专业的张慧洁和日语专业的胡昊中。

“为了保证发音准确和流畅,录音前就多次反复练习,录音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录了40多遍才挑出了自己比较满意的版本。”张慧洁为保证翻译的准确性,还找了韩国朋友帮忙一起讨论修改。胡昊中则运用在线日语语音语调展示工具,通过反复练习让录音效果更加自然。

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2019级硕士生党支部书记安宁说:“从3月8日‘认领’欧阳路共建街道的需求,同学们只花了两天就高效地完成了录制,时间虽短却花了很多心思。”

安宁介绍,为了方便社区工作者走访询问外国居民的情况,复旦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学院组建的“语·疫”线上多语翻译志愿服务队,还编纂了一本“口袋书”,用于预诊预判交流。目前已有英语、俄语、德语、法语、日语、韩语、西语、意大利语等8个语种版本,其他更多小语种版本也在加紧制作中。

这个月初,一位意大利母亲带着三个孩子一回上海就被送到了郊区的专门隔离点,由于没有会说意大利语的工作人员,这位母亲交流不畅又心慌意乱。长宁区外办紧急联系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很快就找到意大利语专业大四的何艾倪同学帮忙翻译。

身在海南的何艾倪刚被工作人员拉进微信群不久,意大利妈妈也进群了,并用英文反问:“我不会说中文,为什么把我拉进这个群?”何艾倪说:“我能体会她刚开始看到都是中文时心里的不安和疑惑,就马上用意大利语和她打招呼、解释,及时听到母语带来的安慰,她很快就安心平静下来。”何艾倪实时线上翻译帮助在这十多天中,帮助这位母亲顺利解决了换房间、补充消毒用品和日常生活需要等问题。

何艾倪和其他300多名上外“95后”一起组成了线上社区志愿者队伍,她感慨:“有效的沟通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能用所学帮助别人让我体会到自己的价值。”

长宁区虹桥街道住着不少外国人,他们看不懂中文的疫情防控法律法规,无论是小区居民还是楼宇企业,都接到了大量关于依法防控的诉求和疑问。为此,虹桥街道和司法所筹建了线上防疫法律专家团,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磊带着“90后”研究生董岭晓,一头扎进上万字的中英双语疫情防控法律翻译工作。

“法律英语表达和一般的日常英语表达不一样,给外国人看最好还是要近母语”,李磊举例说,像国家部委的名称、相关文件的法律用语,都要翻译成外国人看得懂的内容。他们把疫情防控的法律法规依据配上相关案例翻译成英文,采取“每日一问”的形式在线上推送给外国友人。

从2月初开始,这对师徒已累计翻译了20多篇2万多余字的内容。相关信息已在“长宁虹桥”微信公众号上连载了13期,对小区出入管理规定、如何配合社区开展工作以及合同解除、工资计算等问题都用双语进行了专业的解答。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师也和“95后”翻译志愿队并肩作战,日、法、德、俄、西五名小语种专业教师负责“较真儿”审稿。“请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只要近期去过(国外疫区)的都选吗?还是只是飞机的起飞、中转地?”,“请问这个问题问的是外国人带孩子来上海,还是有孩子在上海就读?”为了提高翻译的精准度,面对中文稿件里意涵不请的内容,西班牙语专业教师郑菁菁逐字逐句询问清楚。

像这样精益求精的情景每天都在发生,甚至师生要为一个单词“纠结”很久。“外语和中文有很大的不同,一句简单的中文里可能包含很多种意思,我们必须准确明白含义。防疫翻译马虎不得,每一个单词都要像子弹一样精准。”郑菁菁说。

经过专业老师确认,志愿者累计为长宁区疾控中心、各街道等一线防疫部门翻译了防疫健康提示、进小区提示、日常健康监测记录册、隔离解除告知单、健康观察问答等文件、各类表格以及社区排查信息中涉及的各种问题、文字稿等共30余份(6种语言),还有4名同学为街道社区工作者上门排摸工作录制中外文对照音频。